女孩称遭同学殴打 检查患上中度抑郁 事发天兴

女孩称遭同学殴打 检查患上中度抑郁 事发天兴

时间:2020-01-09 05:4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: 女儿入院5天来,谈爱平无心吃饭也无心睡眠,看着病床上孩子那瘦小的身体,她常常会陷入一种自责,责怪自己平时与她沟通不多,更后悔之前没有答应孩子的请求,陪着她去学校读书。

李小月在医院接受治疗

女儿入院5天来,谈爱平无心吃饭也无心睡眠,看着病床上孩子那瘦小的身体,她常常会陷入一种自责,责怪自己平时与她沟通不多,更后悔之前没有答应孩子的请求,陪着她去学校读书。

这次入院,她的女儿李小月(化名)被医院评估为患有中度抑郁。而生病的原因,据女儿向她描述,是遭到了同班同学的多次殴打。

家长女儿接连被打

女儿才13岁,谈爱平不能相信,抑郁症这个可怕的字眼,会跟正处于花季的她连在一起。而对于在学校 被欺负 的事,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女儿嘴里听说了。

早在去年冬天,女儿就跟我哭诉说她同学打她,扇她耳光,掐她脖子,还把她的暖手袋摔坏了。 女儿所说的这个同学名叫严某,跟她住在同一个宿舍。谈爱平对这个女孩也不陌生,因为两家人同住西安市长安区大仁东村,还是门对门的邻居。

那次的打架事件,老师从中做了调解,严某给女儿道了歉。但从那之后,谈爱平心中就留下一个结。 严某和我女儿住一个宿舍,我就担心再出什么问题。前段时间我发现她打电话威胁小月一定要帮她做什么事,而小月又因此表示不想再去念书了,我就向宿管申请把她俩的宿舍调开。

谈爱平说,学校的生活老师将严某调去了其他宿舍,而正是这个举动引起了严某对女儿的不满。 大概是5月14日左右调的,17日周四晚上,我女儿就被她打了。

谈爱平是第二天早上接到班主任老师的电话,才知道这事的。 当天早上8点左右,她老师打电话联系到我说,小月的状态不太好,让我把她领回去休息一下。我把孩子领出校门她才说,自己被人打了。

医院孩子患上中度抑郁

据孩子描述,周四晚上她都睡着了,突然被人扇了几巴掌打醒了,因为害怕,没看清打人的总共有几人,但能确定有严某以及室友杨某。第二天早读期间,这两个女孩又一次打了她。这一次她脸上遭了拳头,被扯着头往墙上撞了几下,腿上也挨了一脚。 谈爱平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,自己一检查,发现女儿腿上果然有个青紫的疙瘩,耳朵也是红肿的。但在当时,她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只当是孩子之间发生的小摩擦。

当天晚上,女儿的精神状态突然更糟了。 刚回去时她只是不愿意跟我多说话,晚上要洗澡睡觉了开始变得反常,怎么也不肯脱衣服,就抱着胳膊在黑暗的墙角蹲着,后来干脆跑进家里一个黑屋子里待着。 孩子的异常行为把谈爱平吓着了,19日,她将孩子送到交大一附院检查。

在医院出具的病历以及诊断证明上,三秦都市报记者看到了 头颅外伤、外伤后应激相关障碍、头面部软组织损伤 等诊断结果。而在一份 抑郁自评量表 上,评估意见一栏写着 有中度的抑郁 。

谈爱平说, 经过这几天的治疗,孩子的外伤已经好了些,但精神状况非常差,5天了才大便一次小便三次,还都处于失禁状态。不愿意抬头看人,也不肯跟人交流。听到隔壁病房有人在笑,都会紧张地问我,妈妈,他们是不是在笑我?

学校同学称没看到殴打发生

在出这件事之前,54岁的谈爱平并不知道 抑郁症 是什么。平日,她守着一个小卖部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繁重的生活压力让她根本无暇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。现在看到女儿成了这个样子,她又急又恼,说起话来几度哽咽。 第一次孩子被打时,她就让我到学校陪读,可孩子爸爸没工作,全家就指着我卖东西挣钱,我没有答应她的请求,现在真是后悔。 她抬起粗糙的手擦擦眼泪称,自己目前最想要的,就是学校能给她一个说法。

小月就读的天兴海明威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,位于长安区滨河大道上。昨天下午,记者到学校了解情况。负责该校安全教育工作的李锟老师称,小月家长已就此事报了警,目前警方正在进行调查,学校也在进一步调查当中。

据了解,事情发生后,学校及时找了涉及到的两名学生及家长谈话,了解情况。又配合警方对这些学生(包括小月的室友)做了笔录,目前学生们均称,没有看到严某及杨某打李小月。

我们的宿舍和教室里面是没有监控的,所以当时究竟是啥情况,只能通过学生去了解。可现在学生们的笔录都很一致,说没有看到打人。所以小月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,现在还存在疑点,只能说再去做工作,做进一步调查。毕竟现在已经有一个孩子受伤了,我们不能让其他孩子再受到伤害,有证据才能下定论,做下一步处理。 李老师称。

文/本报记者张晴悦

图/本报记者李宗华

[责任编辑:许可]